那些担心孩子终将平凡的父母,只是把成功看小了
荣德基官网    2017-6-22    3556次阅读

文 | Shasha    编辑 | 李臻

 

中国人常说:人生不过如此;而西方人说:人生充满精彩。

 

前天,读到中国朋友发来的一篇文章说:做父母的必须面对现实。虽然内心望子成龙,但是孩子长大后,极大概率是成为平凡的人。

 

朋友说:现实啊!

 

但我摇了摇头。

 

为什么才30岁就无奈叹息呢?

 

想起五年前在伦敦,朋友年过68岁坚持四年获得雕塑艺术本科学位,在她接到第一个有偿设计时,她说:这个世界没有平凡的人。我们只是精彩的方式各不相同而已。

 

也许你觉得老外想得开。但先别急,不妨尝试问自己两个问题:

 

  • 当你希望比别人更优秀,是否忽略了自己真正想要什么?

  • 当你关注自己需要什么,是否忽略了这个世界真正想要什么?

 

这两个问题,实际上是西方教育重要的思考点。

 

中西方有差异,但不可避免互相学习。

 

未来20年,中国极有可能越来越像西方那样,有更多人参与市场竞争,发挥独特的价值。

 

人不一定进入体制内才有机会变得“不普通”;相反,你可以在任何新的市场领域,创造新的价值。

 

朋友认同的那篇文章说:大部分人都很普通,父母应该接受孩子没什么与众不同。要学会在平凡中寻找内心幸福。

 

这种观点,从前适用,未来未必。

 

内心平和与谦恭自省当然重要,这是东方哲学的聪明之处。

 

但同时,市场不要求人类趋同,相反,竞争放大了人的差异。这种情况下,如何让孩子学会发挥长处,在外部竞争中最大化自我价值呢?

 

作为老牌市场经济国家,西方在讨论人的价值时,认为世界上没有两个完全相同的人。即使参加同样的选拔考试,取得一样好的成绩,但每个人经历的思考过程和展现的能力,一定是不同的。

 

这种差异,构成了每个人独特的价值点。而价值点是一个人获得成就感和幸福感的基础。


以适应社会竞争为原则,今天的中国孩子接受教育,最重要是找到自己的独特价值点,并获得终身学习的信心和能力。

 

今天围绕自我价值,讨论三个问题。

 

你小看成功了吗?

 

什么是成功?

 

大部分自认为平凡,否认自我价值的人,都把成功看小了。

 

 

他们专注于社会意义上的成功。一个人只有取得世界知名,或者至少全班认可的成绩,才是成功。

 

在这样的导向之下,孩子会树立一个封闭式的奋斗目标:考上名校,成为科学家、艺术家、医生、教师等等社会上已经存在,获得认可的人物,来实现人生价值。

 

很多人成年之后失望。因为现实具有复杂性,而且变化太快,个人仅凭努力未必能实现梦想,甚至可能跟不上时代。

 

 

期待与现实不一致,自我价值被否定。人生是否还有意义?

 

我也曾问过自己同样的问题。但到了西方,我注意到一些教育方式的区别。

 

西方父母一般不问,你20年后想做什么?他们更喜欢问:现在想做什么?未来X小时,你还想做同样的事吗?你做的真不错!你的成果,想分享给谁看看吗?你认为他会喜欢吗?那如果他不喜欢,你怎么办呢?

 

对话是从当下个体出发,包含一系列逻辑性的推断和引导:

 

1)  孩子的意愿是什么?

2)这个意愿可能持续吗?

3)  鼓励孩子坚持!

4)启发孩子利用自己的喜好,跟世界或他人建立联系。即学习和兴趣不是封闭式的,不仅以考试和成绩为目标。这在西方基础教育里很重要)

5)  预设孩子的意愿喜好不被家庭之外的更多人接受,帮他先建立心理应对措施 。(父母往往告诉孩子,你是很棒的,只是某件事不被接受,可以调整策略。你本身并没有被否定。)

 

 

这背后的理念是,西方人认为成功是从个体出发的价值再创造。

 

落实到教育里,孩子需要知道自己想做什么,能够坚持,并且可以利用自己的喜好技能,建立与世界的联系(即创造他人认可的价值),尝试失败时,不盲目否定自己,懂得调整策略。

 

做到前两点不难。

 

难的是,如何让孩子学会与世界建立联系

 

西方的基础教育,格外注重学习的开放性,即团队配合相互启发。刚好对应职场需要的合作创新能力。

 

如何落实这个理念呢?

 

有三个重要的引导方式:课堂引入小组讨论 + 课外注重俱乐部活动 + 以家庭为单位开展周末社交

 

 

小组讨论大家比较熟悉。而关于俱乐部活动,它和中国式社团最大区别是,西方精英教育是从幼儿园开始,让俱乐部活动占据非常重要的位置。

 

通过俱乐部社交式学习,孩子可以让自己的技能和想法,在团队里发挥作用。

 

即使乐器或者声乐这一类,可以一个人完成的学习,孩子也需要通过乐队、合唱队、钢琴俱乐部等方式,让它变成某种互相启发、共同创造的活动。

 

到了周末,西方家庭会安排孩子们参与社交。比如野营、派对、家庭音乐会等等。

 

在以家庭为单位的群体活动中,孩子各自发挥特长,有的计划预算,有的负责音乐演奏、有的准备食物、制作装饰品等等,并且常常解决活动中的各种突发问题。

 

当中国的父母说,我们孩子要练琴、学画画、学篮球,哪有时间和朋友玩时;西方父母会先把孩子群体活动和社交的时间安排出来,再增加额外的技术性学习、练习和考试。

 

西方精英教育认为:技能很重要,但仅有技能远远不够,你还需要有自己的想法,有创新能力带来改变。

 

前年与哈佛大学的一位学者沟通,他说:

 

我们的核心关注点,绝不是申请者拿到什么奖,考了最高级别或最好成绩;我们最需要听到的是,他有什么想法,在活动中扮演了什么角色,做出哪些创造性的改变,因此取得了众人认可的成绩。我们需要的,不是适应某种规则的熟练工,而是能够发现问题,带来改变的人。社会竞争需要这种人,不能让教育跟社会脱节。

 

作为曾经的留学生,我知道他说的理念,不仅在哈佛,而是所有西方学校和大企业用人的标准。

 

而中国职场也在朝同样的方向变革。那些有自我主见,善于与他人沟通,能够发挥独特创造力的人,往往比埋头规规矩矩干活的人,更值钱。

 

 

避免拼体力